于时光的波流中,如果懂得沉浮。

  变脸像翻书,风铃瞬间摇滚,一场鹰架上的月球舞步。

  想像海鸟如同坠楼的石子,或许沉重落把戏俯冲,落下记忆楼层下面的石砌街道。

  随之寻觅的脚印又如花瓣四散,从头找回各自命定的土壤。

不知诗人把笔扔在哪里了,空留一个惆怅

  记得自己曾是路人,舞着画页失神地诠释一朵玫瑰,带翅不带刺。

  远方的城市已经放逐,放逐至每一个等候的眼神或许是一种盼望。

  不知诗人把笔扔在哪里了,空留一个惆怅。

  离开情爱缠结,猫的黏步笑着,醉落的花苞还不时因变成一种生活 。

  潮水的回声,不停地涌动着,这是你的名,一条欲望的鱼 。

  太阳拍打着孤寂的湖水,质问月亮跑到哪里?

  睡在归于自己的圆圈,当宇宙不再分别花草不再自在豪放 。

  我的麦子长在云上,以故土的名义乘着青春的风到处流浪。

  午间新闻止于彩色的面板,一句话便足以撂倒一切 。

  没有声音、没有踪影、也没有人伸手,梦想被实际一口一口吞噬,斗志正在丢失。

展开全文
    鍙嬫儏閾炬帴:
     
    Powered by Discuz!